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医道官途之常海心之与陈绍斌的意乱情迷
医道官途之常海心之与陈绍斌的意乱情迷

字数:5256
******************************************************

今天本来约好张扬一起去看电影的,可是秦清一个电话就把他喊去了东江。
常海心漫步在街头,脑中想起张扬那数不清的情人就一阵烦闷。恰巧路上碰到了同样百无聊赖的陈绍斌,陈绍斌看见了常海心手中的电影票,再观其神色便知道她被人放了鸽子,一直都对常海心贼心不死的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也许是寂寞又或许赌气,常海心犹豫片刻还是答应和陈绍斌一起去看这场电影。
陈绍斌开车载着常海心赴电影院,她坐在前座右手边,开着冷气的车内布满了常海心身上散发出来的高级香水味,假如她不是一直拒绝自己,只怕陈绍斌又要胡思乱想了,可是在密闭的空间里,坐着的常海心暗红色的短裙又升高了一些,
陈绍斌只要眼珠子一转就能看到她露出裙外雪白光滑的大腿及圆润的膝下修
长美丽的小腿,在透明丝袜下是如此诱人遐思,唉!她为什么不是我的女人呢?

之前买好的是包厢票,因为张扬看电影时手脚一直不老实,所以用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看电影也已成为他两的习惯,包厢的房间很大,座椅是大型沙发,室内只有一盏昏黄的小灯,倒也挺有情调,陈绍斌发现常海心的眼神中有着一丝不安,因为大型沙发假如坐下两个人,一定是肩靠肩腿贴腿的。

陈绍斌示意她先坐下,她有些紧张的坐入沙发,丰腴的美臀只沾了沙发的边缘,身子则尽量挨着沙发边的扶手,陈绍斌关上灯,在暗影中只看到常海心一双晶莹眼睛转啊转的,间歇透出她稍微紧张的喘气,张口欲言又止,一直等到片子开始拨放。

屏幕上的光使室内有了些微光源,她似乎才松了口气,可是等陈绍斌坐入沙发,陈绍斌右侧的臀部碰触到她丰美又有弹性的左臀时,她又开始紧张了,静静的将臀部往右移了一点,陈绍斌装做不知,专心的看着大屏幕上拨放的片子。
那是一部缠绵悱恻的爱情片,其中自然有不少男女主角在床上缠绵镜头,每当出现这种镜头时,陈绍斌就微侧头偷瞟常海心的反应,在光影中的常海心侧面线条很美,尤其那对高耸挺立的双峰,也称得上大波了。只见她盯着屏幕上的男女主角一丝不挂的在床上翻云覆雨,晶莹剔透的眼中蒙上一层雾气,这是女人动情的征兆。陈绍斌将果汁递给她,她不经意的接过,一不小心,果汁洒到她的大腿上。

她惊叫:「哎呀~」陈绍斌忙接过果汁放下:「对不起!有没有弄湿妳的衣服……」陈绍斌伸手去擦她淋在大腿上的果汁,触摸到她大腿柔滑的肌肤,她混身一震,马上将大腿并拢,没想到反而把陈绍斌的手夹在她胯下了,她大腿内侧肌肤的温热传到陈绍斌的手上,陈绍斌胯下忍耐已久的大阳具立即坚挺起立。她又赶紧松开夹住陈绍斌手掌的大腿,没怪陈绍斌吃了她的豆腐,反而向陈绍斌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什么她说不出来了,暗影中陈绍斌看得到她的脸羞红了,紧张的喘着气,她口中温热的气息喷到陈绍斌脸上,陈绍斌的裤裆内的阳具呼之欲出。

可能因为屏幕上激情缠绵的画面激起了她的生理反应,刚才又被陈绍斌的手摸到大腿内侧的胯下,她担心出事。

她站起身:「对不起!我去洗手间……」

她话没说完,可能由于紧张,高跟鞋一歪,身子一个踉跄,跌坐到陈绍斌身上,也是巧合,她那丰美臀部的股沟刚好贴坐在陈绍斌坚挺的大阳具上,柔软富弹性的股沟与陈绍斌的粗壮的阳具紧密的贴合,使陈绍斌内心一阵悸动,挺立的阳具差点发射。她也感觉到顶在她股沟坚挺的阳具,脸上一阵羞红,欲挣扎起身,扭动的美臀磨擦着陈绍斌的大龟头,却使陈绍斌更加亢奋,陈绍斌忍不住在她起身时伸手抚弄她的大腿,她紧张惊慌之下小腿又一软,再度坐到陈绍斌身上来,说时迟那时快,这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

她背向靠坐在陈绍斌身上,又向陈绍斌道歉:「哎呀~对不起!」

陈绍斌的情欲这时一发不可收拾,当她挣扎欲起身时,忍不住右手抱着她的大腿,左手隔着外衣握住她挺立秀美的双峰,陈绍斌不理她的惊叫,揉动着她一手很难把握的34D的乳房。

她紧张惶急:「哦!别这样,我有男朋友了」你男朋友是谁?常海心一阵沉默。没错她与张扬的关系永远都无法见光,想到这里心中越发觉得委屈。

陈绍斌见有机可乘,便伸手探入她衣内拨开胸罩,一把握住她的白腻乳房,触手一团温热,她的乳尖已经硬了。她请求着:「求求你放手,我们不能这样…
…哎呀!」

陈绍斌抚着她大腿的手探入了她的大腿内侧,深入到她腿根部已经湿热的阴户上,她扭臀挣扎,伸手拉陈绍斌伸入她胯间的手,反而更激起了陈绍斌的情欲。
她叫着:「你手拿出来,不要这样……哎呀!」她的美乳被陈绍斌捏了一把,陈绍斌这样上下其手,将她逗得手忙脚乱,同时也激起了她的原始情欲,因为陈绍斌伸在她胯间的手已经被她渗出内裤的淫液蜜汁弄得湿淋淋了。同时挺在她股沟中的粗壮阳具也不停的向上挺动,顶得她全身发软。她虚弱的说:「你放手…
…别这样……哦!」

她说话时,陈绍斌伸在她胯间的手已经探入她的裤袜,巧妙的拨开她的小内裤将手掌盖在她浓密多毛的阴户上,指间同时触摸到她的阴唇花瓣已经被淫液弄得湿滑无比。常海心开合着大腿请求陈绍斌不要再继续:「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哎!」陈绍斌的中指插入了她的嫩穴,感觉到阴道壁上有一层层的嫩肉蠕动收缩,紧紧夹着陈绍斌的中指,陈绍斌用中指不停的在她嫩穴中快速的抽插,指尖撞击在她子宫深处的阴核上,花蕊为之开放,一股股的淫液不停的流了出来。
强烈的刺激,使得常海心常海心的身子像瘫了一样软绵绵的贴靠在陈绍斌身上,张着小嘴不停的喘气。

陈绍斌趁机将她身子扳转过来,下面陈绍斌的中指还不停的抽插着她的美穴,上面将嘴印上了她的柔唇,舌尖伸入她口中翻绞着,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残存的一丝理智,使她并未配合陈绍斌的亲吻,只是闭上眼睛,任陈绍斌吸吮着她柔软的舌头。陈绍斌扶着她的身子缓缓躺到地毯上,她立即挣扎想起身。她急喘着:「不可以这样,我不是你的女人,你不能这样对我……」

「放心,我就亲亲你,其他什么都不做好吗?」

陈绍斌的嘴离开了她的柔唇,含住了她坚挺的乳房,她轻哼一声,动人的身躯在地毯上扭动着,使陈绍斌更加亢奋。

陈绍斌将在她阴道里抽插的中指缓缓退出,出于本能,她似乎有点失落的挺着阴户希望能再吞食陈绍斌的中指,陈绍斌不予理会,用指尖拨开她湿滑的花瓣,点在她鸡头般的肉芽上轻柔的抚动时,她挺动着湿淋淋的阴户,亢奋的张大口想大叫,又赶紧捂住了嘴,唔唔的喘气声,令陈绍斌的情欲高涨。

而陈绍斌也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裤袜及白色小内裤静静的褪到阴户下的大腿根部,如此更方便手指的活动。陈绍斌用舌尖绕着她已变硬的乳珠打转,她畅美的呻吟出声,激情的挺腰扭臀,滑腻的乳房在陈绍斌脸颊上揉动,阵阵醉人的乳香激得陈绍斌丧失了理智。于是陈绍斌空着的手静静的拉下裤裆上的拉炼,连着内裤将西裤脱到膝部,粗壮的大阳具这时已高举起过九十度,坚硬的大龟头马眼流出一丝晶亮的液体。由于常海心始终是闭着眼无奈的任陈绍斌亲吻爱抚,所以并不知道陈绍斌的下身已经赤裸了,陈绍斌静静趴伏下将粗胀的大阳具贴到揉动她阴核肉芽的中指边,将已经坚硬的大龟头替换了中指,用龟头的马眼顶着她红嫩的肉芽揉磨着,常海心忽然抓住陈绍斌的手臂咬着牙根唔唔叫着,全身像抽筋般抖动,剎时阴道内涌出浓稠乳白色的阴精,她出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过后的常海心软软的躺在地毯上,陈绍斌趁着她闭目享受高潮余韵之时,用陈绍斌的大龟头拨开她的花瓣,借着湿滑的淫液将整根粗壮的阳具挺入她被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阴道中。

常海心阴道内感受到突如其来的肿胀,惊的尖叫一声,陈绍斌的大龟头已经戳入了她的子宫深处,大龟头吻上了她的花蕊心。她惊惶挣扎叫着:「不要!好痛!你快拔出来……你说过不进去的……」陈绍斌紧抱住她,用舌头堵住她张口大叫的嘴,手抱住的臀部,大力的挺动阳具在她嫩穴中抽插着,她哀叫着挣扎,踢动着美腿。她流下泪水:「你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这样……」陈绍斌不理会她的推拒,只是用大龟头猛烈的撞击她的子宫深处的蕊心,顺势将她的丝袜及内裤褪下脚踝,两手撑开她雪白修长的美腿架在肩上,这样可以清楚的看着陈绍斌下体粗壮的阳具进出她的美穴,带出阵阵的淫液,使陈绍斌亢奋至极。

这时常海心晶莹动人的大眼中流出了泪水,陈绍斌不禁一阵愧疚,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在身下被自己干的女人可是和张扬很亲近的,也不知道他们什么关系,但现在绝对顾不了那么多了!躺在地毯上的常海心这时只是睁着泪水迷蒙的双眼看着陈绍斌,雪白呈葫芦型线条的身躯一动也不动,陈绍斌下身插的似乎是一个不会反应的充气娃娃。

陈绍斌愧疚的目光看着常海心:「对不起!妳实在太美了,我忍不住……」
说话间陈绍斌控制不了挺动的下身,因为常海心阴道壁上的嫩肉似乎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陈绍斌的阳具,每当陈绍斌的阳具抽出再进入时,阴道壁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子宫腔也紧紧的咬着陈绍斌龟头肉冠的颈沟,像是在吸吮着陈绍斌的龟头,没想到她有如此美穴,是陈绍斌插过的穴中极品。

常海心的大眼还是看着陈绍斌不语,忽然轻皱眉头:「痛!………」

陈绍斌立即趴在她身上停止了抽插:「对不起我不动好了……」说着陈绍斌轻轻伏在常海心身上,阳具则全部插在她阴道中不敢再动。常海心看着陈绍斌,陈绍斌看着她,她脸上泪痕未消,而陈绍斌底下粗壮的阳具又被她阴道壁蠕动收缩的嫩肉夹磨的更加粗壮,陈绍斌强制的控制自己不再抽动阳具。陈绍斌惭愧的说:「我不该这样,真对不起!我现在就拔出来……」

当陈绍斌要拔出阳具时,常海心浑圆修长的美腿忽然缠上陈绍斌的腰。
常海心皱眉轻哼:「不要动,你的太大,好痛!」

陈绍斌马上停止抽出阳具:「是是是…对不起!太大太大…我不动!」
常海心看着陈绍斌:「你认为你现在把它拔出来,就能弥补你犯的错吗?」
陈绍斌羞愧的说:「我知道弥补不了!」陈绍斌说话时,又感觉到常海心的极品美穴在吸吮自己的阳具,在这种无限畅美的肉体夹磨纠缠中要让陈绍斌不动,实在难上加难。常海心晶亮的眼睛又看着陈绍斌不说话。

陈绍斌被看的很无趣,做势抽出阳具:「妳似乎真的很痛,我还是把它拔出来好了!」陈绍斌的阳具正要离开常海心的美穴时,她反而用两手抱住陈绍斌的臀部,陈绍斌的阳具又被她压了下去,与她的美穴密合在一起。常海心含着泪:「玩都被你玩了,你别认为拔出来就没事了!」陈绍斌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常海心闭上眼,泪水流下脸颊,抱住陈绍斌臀部的手开始向下轻压,下身又缓缓挺动起阴户夹磨陈绍斌的粗壮的阳具,女人真是矛盾的动物。

于是陈绍斌不再多说,也配合着常海心的挺动将阳具在她的美穴肉抽插着。
常海心闭上眼享受生殖器结合的快感,陈绍斌也闭上眼感受她极品美穴的夹磨,陈绍斌们就这样默不出声静静的迎合着对方。

不多时,常海心缠着陈绍斌腰部的雪白美腿开始收紧,手也搂着陈绍斌的颈部将陈绍斌头部往下压,让陈绍斌的嘴唇印到她的柔唇上,张开嘴将嫩嫩的舌尖伸入陈绍斌的口中,任陈绍斌吸吮着她的香津,又将陈绍斌的舌尖吸入她的口中与她的舌头绞缠玩弄着,下身的阴户开始旋转挺动同时收紧阴道夹磨吸吮着陈绍斌的阳具,美得陈绍斌全身的骨头都酥了。她虽然做爱经验不多,可是似乎天赋异禀,极度的亢奋使陈绍斌在她美穴中的阳具更加卖力的抽动。

常海心双手忽然抱紧陈绍斌,阴户快速的旋转挺动,两腿紧密纠缠着陈绍斌腰。她呻吟着:「快点,用力戳我…快……」

陈绍斌也激情的问她:「我的阳具大不大?妳舒不舒服?」常海心呻吟着回应:「好大!……戳得我好舒适……快点,用力戳我……用力……」

说着她张开嘴咬住了陈绍斌的唇,贪婪的吸吮陈绍斌的舌尖,使陈绍斌亢奋的挺动阳具迎合着她阴户的顶磨,用尽全身力气狠命的干着她的美穴,她的阴道忽然开始急速收缩吸吮陈绍斌的阳具,深处的子宫腔也收紧咬住的大龟头肉冠的棱沟。

两人的生殖器已经完融合为一体,她阴户大力的旋转顶磨中,她的高潮又来了,一股股浓烫的阴精由阴核花心喷出,浇在陈绍斌的龟头上,陈绍斌的精关再也把持不住,龟头又麻又痒。

陈绍斌的大阳具用力的冲刺常海心的美穴几下之后,想拔出来发射。

陈绍斌喘着气说:「我射在妳体外……」当陈绍斌做势要将阳具拔出常海心体外之时,常海心却将两条美腿死命的缠紧陈绍斌的腰部,两手伸到后面用力压住陈绍斌的臀部,同时阴户用力向上挺,子宫颈猛力收缩,像钳子一样扣紧陈绍斌龟头肉冠的颈沟。

她呻吟叫着:「不要拔出来,我有避孕,用力……用力戳到底……」有了她这句话,陈绍斌还顾忌什么,何况此时她的阴道似乎大吸管,紧吸着陈绍斌整根大阳具,陈绍斌与她的生殖器紧密结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舒适得陈绍斌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全张开了。在龟头持续的麻痒中,用力一挺,龟头马眼已经紧顶在常海心的阴核花心上,马眼与她阴核上的小口密实的吸在一起,陈绍斌热烫的乳白色浓精喷出,全部注入了她的花心。

常海心花被灌满了陈绍斌热烫的阳精,忍不住又大力呻吟,全身再度抽搐,一波又一波的持续高潮,使她整个人瘫痪了,只是闭着眼沉醉在情欲交合的快感中,胯下的阴道则紧紧的咬着陈绍斌的阳具不停的收缩吸吮,似乎非把陈绍斌的射出的浓精吞食的一滴不剩。

联系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