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鸡汤小王子第四话】(1-4)
【鸡汤小王子第四话】(1-4)
作者:小鸡汤 字数:8093



聪明玲莉双飞宴(1)

「今天天气真好呢。」

看着火红色的太阳徐徐从西边落下,我知道宝贵的一天即将要过去了。没有 人会否认欣赏日落晚霞是一件愉快事情,尤其是在一个高耸而空气清新的地点, 在视线没有任何遮挡下,你可以尽情享受上帝为世人带来这大自然的奇蹟。

想到这里,我不禁要感谢我那用心的同学,如果不是他们把我带来学校的天 台,以我偷懒的过性是如何不会想到来这里观看日落,这里的景色真的很漂亮, 有机会的话,我希望可以把黄琋乔也带来一起欣赏,我想晚霞照在她脸上,一定 会很美。

把我带来这里的是同级D班的男同学林世安,他和他那友善的朋友一起把我 带到天台,毒打一顿后再捆绑在那唯一的石柱上。

我和他素不相识,但他的行动是可以理解的,他是我校「女王亲卫队」的主 席,追随颜月舞有好一段日子了,所以当他听到女王在操场上亲了我一口,而作 出此报复行为是十分合理的,我要感谢他没有选用更简单的方法,直接把我从天 台抛了下去便作了事。

当然如果给他知道我跟女王做过的其他事情,我想他会不惜自己余下的人生 在监狱中渡过,也一定要杀掉了我。

说实话我并不理解那天颜月舞为什么会忽然亲我,我不知道这是所谓的心血 来潮还是月经来潮,但那仁慈的女仆玛利亚向我解释这并非她主人的一时兴起: 「小鸡啊,你实在太不懂得女人了,和男人不一样,女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 经过计算的。」

「经过计算?」我认同玛利亚的说话,男人是一种比较单纯的生物,所做的 事目标比较明确,就像跟女生上床纯粹就是为了射精,如同孩童般没有阴谋,是 那么的纯洁和率直。但女人跟男生做爱背后往往有其他意义,例如是换取一次她 们应得的钞票,或是一世她们应得的钞票。

玛利亚点头说:「对,我家小姐这样做,是为了向全校的女生宣泄主权,说 明小鸡你是属於她的,谁人也不可以碰。」

「这样吗?这不是跟狗在墙角撒尿来霸佔地盘一样吗?」我以有限的知识理 解,玛利亚抹一把汗说:「都差不多吧。」

我终於明白色情小说中,为什么那么喜欢把女生形容为母狗,原来都是经过 实地考察、深思熟虑的适当词彙。

「但女王有这个需要吗?我只是一只没人理的小鸡吧。」我垂下头,对自己 的一无是处感到自卑。玛利亚跟我认识一段日子了,说话也不会转弯磨角,点头 道:「虽然小鸡你真的很没用,但世事难料,我家小姐也会怕再有像上次那女孩 的事情发生啊。」

葵千花一事,我自觉是欠了颜月舞一个永久的人情,犹幸后来事情没有变得 糟糕。而为了表示对女王的忠诚,纵使后来葵千花要我跟她再睡一个晚上,我也 断然拒绝了,只无奈地做了两次。

虽然我很尊敬女王,但好的孩子不可说谎,相比之下,葵千花做爱的技巧的 确比较好。

「这种事不会有下次的,葵同学只是利用我跟女王的关系,对我本人是没兴 趣的。」我摇摇头,玛利亚笑说:「这个很难说,也许小鸡你是命犯桃花,亦也 许这个世界其实是一本小说,是由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神去创造,用来满足他那 后宫控的变态心理呢。」

「神吗?如果要用这种方法满足自己,我想他会是个可悲的神了,跟那些没 有女朋友,在情色小说网站找色文看的孤单读者一样可怜. 」我感慨道,玛利亚 再抹一把汗,苦笑说:「我只是随便打个比喻,别那么认真的。」

「开始冷了呢…」在回忆跟玛利亚的对话时,我逐渐感到寒冷,虽然天气还 是有点热,但在大量失血下我的身体慢慢冷起来,原来流鼻血也可以让一个人丧 命,只是能够为女王而死,也总算不枉我献出这弱小的生命。

「再见了…黄琋乔,再见了,女王…」

朦胧中,我看见那来迎接我的使者,你会惊觉死神原来是个女的,还要是年 纪不大的漂亮女学生。我松一口气,小时候看的电视一直告诉我是牛头马脸,我 终於明白电视剧集原来都是骗人的,是那些没有根据亲身经历的编剧胡乱误导观 众,就像那从没性经验的男孩写群交体验那样荒谬。我有种期望,被形容为无比 痛苦的可怕地狱,也许会是个人间天堂。

但结果我没有死,而是被带到了保健室,我后悔错怪了编剧,也错怪了那努 力地描写真实体验的男孩。

「你没有事吗?」把我带到保健室的是就读C班的林茵莉,她自我介绍为保 健室员,并向我解释在这时间走上天台,是为了看看有没同学被捆绑在石柱上。

原来那是我校男生教训看不顺眼同学的圣地,每星期总有两三个可怜的男孩 被带上去。为了不让有同学死在学校的惨事发生,保健室员每天都要按时到天台 巡逻,以防有同学死后被乌鸦啄吃他们的屍体.

而林茵莉表示,被教训的同学大多亦是开罪了别人,为了让他们得到应得的 处罚,保健室员不会太早出现,不介入同学间的争执以保持中立,我同意这是一 个公平而理智的做法。但作为被欺负目标之首的我居然才第一次被带来圣地,我 实在是对自己感到羞愧。

林茵莉是个很好的女生,她不但替我清洁了流血的伤口,更问我要不要顺便 洗一个澡,我惊讶这居然是保健室员工作的一部份,她作了一个可爱的笑容,说 当然不会有这种事。

我明白的,如果学校里有年轻貌美的女同学跟你陪浴,我想男同学们毕业的 年纪必定会大大推迟,这不但会严重影响男女踏出社会的比例,市面上的三温暖 亦恐怕会倒闭九成。为了维持正常的经济体系,政府是必定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 生。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下次给别人欺负时,就打电话给我吧。」林茵莉是个 正义感很强的女生,她表示如果下次给同学毒打,可以在快要死前的十分钟致电 给她,她会来替我包紮伤口,我更希望她能在我被毒打前的十分钟来救我。

「十分高兴认识你唷,小鸡同学. 」临离开保健室时,林茵莉很友善地跟我 握手,我也十分高兴认识她,但希望下次见面时,并不是以伤者和保健室员的身 份,更不希望是死者和保健室员的身份。

(2)

「张口,小鸡同学. 」

第二次见到林茵莉是在三天后,地点还是保健室。在嘴角流着鲜血的时候, 喜欢分甘同味的她把一片薯片塞在我口,虽然薯片的味精把伤口刺激得很痛,但 我还是含泪接受了她的好意,薯片的味道很好,让我明白什么是在伤口上撒盐.

「为什么小鸡同学老是被人欺负的?」梳着及肩长发的林茵莉问了一个这样 的问题,我不知道可以怎样回答,情况就像别人问你,为什么你妈妈把你生得那 么丑一样,是一个比较叫人难以应对的问题.

「是我品格不好,老是惹怒同学吧?」我不想把责任放在女王身上,事实在 这之前,我已经时常被人打。

林茵莉摇头说:「我觉得是你人太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人善被人欺啊, 有时候被了保护自己,我们是要变成魔鬼的啦。」

林茵莉是个很健谈的女生,话题很多,就是我的血快要流光了,她仍是喋喋 不休的跟我说闲话。而意外地她跟我有同一嗜好,她是一个爱看小说的女生。

「小鸡同学的理想是小说作家?太棒了!日后出版的话我一定棒场的。」林 茵莉兴奋地说,我想说如果不先替我止血,应该不会有这一天。

可能是命运指使,又或是剧情需要,这段日子我跟林茵莉走得很近,几乎每 隔一天我们就见一次面,意味着我每隔一天就被打个半死。我只能说颜月舞那母 狗撒尿的举动,是令我开罪了学校里所有的男同学. 为女王而死也在所不惜的戏 言,变成了不幸的一语成谶。

而频繁的见面,亦令我对这位原本不是很熟稔的同级生认识了不少。原来林 茵莉是个转校生,从加拿大回来不久,学校里还有一个没有血缘的姐姐。

「这是我读高三的姐姐张秀玲,很漂亮吧?」林茵莉秀出姐姐的照片,从其 语气她是很尊爱这位因为父亲再婚而结缘的姐姐。

「姐姐很温柔的,跟我完全不一样。」林茵莉笑着说,我说你也很温柔啊, 她高兴得用手拍我瘀黑一片的大腿,我后悔说了多余的话。

为了不再令女王不快,我曾叮嘱自己不要和不认识的女同学有太多的接触, 但作为伤者和保健室员,我跟林茵莉是很难避免见面,有段时间我曾疑问保健室 员怎么只有她一个,女孩开朗地笑说这工作是轮班制的,我每次受伤都刚好由她 当席,是一种偶然而已。

「这样不好吗?小鸡同学你不想见到我?」

「不,当然不会,我只是不想被人打。」

跟葵千花不一样的,是林茵莉和颜月舞是完全没有接点,而她虽然亦是个漂 亮女生,但跟身为女王和校花的两人仍有距离,我想不会有当日名次竞争的情况 出现.

而另一件叫我安心的是,林茵莉本身是有男朋友的,这亦断绝了跟我有感情 线发展的可能。要知道玛利亚的比喻虽然无稽,但万一这真是一个作者用来自慰 的世界,而读者是等待床戏的色狼,那我是很有可能要跟全部有名有姓的女同学 发生关系.

只是这个假设很快便被否定了,因为林茵莉所做的一切都很正常,跟我只是 普通同学的关系,全没半点越轨的可能,我不否认除了放心外,其实还有一点点 失望。

这天,爱看书的林茵莉向我介绍了一本她十分锺爱的小说.

「小鸡同学你有没听过《绿野仙踪》(TheWonderfulWizardofOz)的故

事?「

「绿野仙踪?」

莉翻开书本,细心地向我说明:「这本书的内容是说南方女巫和西方女巫本 是一对很好的朋友,她们同时爱上了北方的王子。有一次王子受到魔王的咀咒, 生命只剩下很短的日子,要解除咒语就必须要运用最恶毒的黑暗魔法,但将永远 不能回复原状。南方女巫虽然很爱王子,可是觉得代价太大了,她宁可当一个善 良的女巫,继续得到世人的爱戴。而西方女巫就选择运用魔法,结果王子得救, 但她自己就成为一个恶女巫,永远遭受世人唾弃。」

「是这样吗?有点伤感的故事呢。」我听了内容叹一口气,林茵莉握起拳头 说:「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事都美好,也有丑陋的一面,有些时候我们需要变成魔 鬼,为了一个人而放弃全世界。」

「为了一个人,放弃全世界吗?」这么有哲学性的问题,身为高一学生的我 实在答不出来。

林茵莉问我:「小鸡同学,你会愿意为了一个人放弃全世界;还是放弃一个 人,而得到全世界?」

「我想我应该会选择前者的吧。」林茵莉的话,令我想起当天颜月舞为了不 冤枉我而不惜与黄尚王为敌,为了女王即使要我放弃全世界,我想我也愿意。

「那太好了,小鸡同学你果然是个好人。」林茵莉讚赏说.

当时我只是以为林茵莉是随意跟我分享她喜爱的故事,直至一星期后,她滴 着泪央求我帮助她,我才明白她是故意要我认同她所做的事。

「小鸡同学,你愿意帮我吗…」

这时候我知道我最近经常见到她并不是偶然,而玛利亚说的话亦很对。

女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经过计算的。

(3)

「小鸡同学,你愿意帮我吗…」

林茵莉突如其来的哀求叫我手足无措。拒绝女生素来不是男生强项,犹如太 阳从东方升起的不可改变。更何况是多次替垂死的我包紮伤口、某程度来说可以 称为救命恩人的女同学就更是困难.

「是什么事?林同学你先告诉我吧,我可以做到的一定会帮忙。」以我一只 能力相当有限的弱小小鸡,可以帮的其实不多,唯有先了解事情。林茵莉告诉我, 她的姐姐张秀玲因为跟男朋友分手伤心过度,受不了刺激而患上忧郁症。

「因为分手伤心过度而患上忧郁症?」对一只万年被别人看不起的小鸡来说, 恋爱於我而言遥不可及,没有开始就不会有失败,所以我是很难理解失恋的感觉 . 林茵莉幽幽的说:「我姐姐对这份感情很投入,对她的伤害很大。」

我搔着头道:「情况我明白了,但如果你想替你的姐姐找一段新恋情疗伤, 我想你应该找一些更高大英俊的男生,我只是一头四肢短小的小鸡,不一定可以 代替那位男生逗得你姐姐欢喜。」

「我希望小鸡同学你帮忙的不是这个。」林茵莉向我解释,她姐姐张秀玲的 分手男朋友名叫程天聪,是邻校的中五学生。

「我知道姐姐还是很爱他的,而这位男生亦很喜欢姐姐。」林茵莉叹气道。

「既然两个喜欢对方,为何要分手?还因此而患上忧郁症。」我不明问,林 茵莉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姐姐什么也不肯告诉我,所以我希望小鸡同学你帮 忙,替我找出他们分手的原因。」

我想告诉这个善良的女同学,根据牛津大学的调查,中学生谈恋爱,有百份 之九十点三三四的男生,和百份之一点二六七五的女生是会遭受抛弃,简单来说 就是一件比较平常的事,如果因此而患上忧郁症,成年男仕中至少会有百份之八 十八点二四四是需要接受治疗。

林茵莉垂下头,幽幽的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再次撮合他们,让 他们走在一起。」

我再想告诉这个善良的女同学,根据剑桥大学的调查,中学生谈恋爱有百份 之九十九点八九七是分手收场,余下的百份之零点一零三是顺利步入教堂然后在 一年内离婚,所以我认为即使在这时候再次撮合他们,其实结果是差不多一样。

当然在这种时候,身为男生的我还是应该尽力开解女生,而不是告诉她,你 姐姐的恋情能够开花结果的或然率跟中乐透是差不了多少,不如我们各拿两块钱 去买张彩票,也许还有些机会。

「但我可以怎样帮呢?我不认识这个男生,学校也不一样。」我继续不明, 林茵莉说:「小鸡同学你可以的,只要你愿意帮我,便一定可以!」

女孩拿出一份新闻纸来:「学界最近办了一个学生游戏程式设计比赛,得奖 的奖学金是由颜氏集团赞助。」

「是女王家里赞助…」我拿起报纸细看,这个比赛在前阵子举行,对电脑程 式一窍不通的我是从来没留意。林茵莉续说:「得奖名单昨天公佈了,亚军是创 智中学的程天聪。」

「是他?」

「对,他在这方面很有天份,姐姐亦是因为这样才恋上他。颁奖典礼在颜氏 集团大楼举行,我希望你到时可以在场,找个机会认识他。」林茵莉说出要我帮 忙的事。

「我跟这比赛完全没有关连,又怎么可以进去,而且认识他又有什么用?」

我吃惊说,林茵莉摇头道:「小鸡你平易近人,我相信一定可以跟他做朋友, 男孩子之间说话方便点,说不定他会告诉你什么. 」

「林同学你以妹妹身份跟他说不是更好吗?」我对林茵莉要绕过圈子去认识 她姐姐的前男友感到奇怪,女同学摇头说:「我有这样想过,但似乎他们之间是 出现了什么问题才分手的,既然姐姐不肯告诉我,我想他亦不会愿意告诉我。」

林茵莉握着我的手说:「小鸡同学你一定要帮我,我要找出他们两个的分手 原因。」

「那好吧,我尽力而为…」世界上没有一个被女同学握着手的男同学可以说 不,就如没有一个被男同学握着手的女同学会不向老师告发她被非礼.

「谢谢你,小鸡同学,谢谢你!」林茵莉的眼中闪着感激。对我来说,我完 全不知道认识程天聪可以帮上什么,事实上要怎样跟女王说,想出席那个颁奖典 礼已经是问题了。

我没法子,只有见步行步,这天傍晚回家,不知不觉来到顾家大宅,从地上 拾起一只石头抛向围着铁丝的高墙,石头瞬间「勒勒」两声被超过百万伏特电流 炸成灰烬.

几分钟后,玛利亚推开大门微笑说:「小鸡你好,找我家小姐吗?」

「玛利亚小姐,你好…」

我望着早已在半空中吹不见影的尘埃,想跟这位颜家的忠心女仆提议,你们 这间时值超过五亿的大屋,其实应该加装一个门铃。

(4)

「小鸡你希望出席学生程式设计比赛的颁奖典礼?」进入颜月舞的家里,女 王听到我的请求脸露稀奇。

「对,我最近在学习游戏程式设计,希望可以见识. 」我撒了个小谎,经过 葵千花的事,我不敢在女王面前提及任何能够联想跟雌性动物有关的名字。

「是这样吗?你这小鸡也有觉悟的一天哦。」颜月舞的态度有点喜悦,我不 清楚她高兴的是什么,反正可以看到女王笑,我的心情也一起愉快起来。颜月舞 想一想道:「好吧,那就由你颁奖给季军吧。」

「我颁奖给季军?」颜月舞的说话使我吓了一跳。玛利亚微笑在我耳边道: 「看来我家小姐觉得只在学校的墙角撒尿也不够,要公告天下呢。」

撒尿两个字出於典雅的女仆口中虽然不大合适,但倒叫人兴奋. 女王没在意 我的表情,理所当然的说:「爸爸颁给冠军,我颁亚军,你当然是季军了,难道 你还不满意吗?」

「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颜月舞脸上一红,甜丝丝道:「好吧,小鸡你是应该比我高一些的,那你颁 亚军,我颁季军好了,这样没意见啰?」

我更慌了:「我怎可能骑在女王之上?」

颜月舞脸更红了,羞涩嚷道:「小坏蛋,人家不是经常给你骑吗?还在装蒜 耶。」

「女王,我不是这个意思…」

「别说了,人家想要,先骑我一阵子的,玛利亚,替我们较水洗澡。」颜月 舞骄纵的说,这跟大老闆正在和公司上下谈公事期间,突然即兴拉小秘书进房私 聊半小时一样,是一种权力的表现,也显示我这位女同学,的确是位女王。

既然女同学牵起男同学的手已经是一种不可拒力,那校花要求一起洗澡和把 旗杆在她的小洞抽插一会儿,也是彷彿太阳从西边下山,是不容任何人质疑和反 对。

我被带进了颜月舞房间里的独立浴室,是那好比豪华桑拿馆的漂亮浴室,在 这样宽敞的一个环境,女王却只把我们的活动范围局限於前后不到几分的距离, 我感到有点浪费,这样大的一个空间,即使邀请班上所有男同学跟女王一起玩也 卓卓有余.

「呀…好舒服…小鸡用力点…里面也要的…」这天颜月舞很骚,本来为感谢 女王,我有想过用上星期葵千花教我的一种令女生更快乐的方法去取悦她,但因 为害怕事后会被质问是从哪里学来,所以我还是忍住了。要知道女人的第六感和 联想力十分惊人,足以单凭迟了半分钟接听电话,便揭发丈夫正在跟其他女性或 男性鬼混的真相,从而分去他一半或更多的家产,拿到应得的一份后仍装作受害 人可怜.

「玛利亚,你说女王为什么会这样?」跟颜月舞做过那快乐的事后,玛利亚 送我出门时我感慨问道,女仆掩嘴笑说:「哎哟,难道小鸡你不知道女生在排卵 期,性欲是特别强的吗?」

我不好意思解释道:「我不是说她连续要三次的事,而是…颁奖的事…」

「这个嘛…」玛利亚笑着解释:「我家小姐今次这样安排,完全是为了你啦, 最近你给学校里的男同学教训得很惨吧?」

我点头,基本是两日一小伤,三日一大伤,半个月一重伤。

「就是小姐在学校有多大权力,也只是一位学生,没法保证小鸡你的安全, 但如果是颜氏集团承继人的身份,相信以后在学校就再没一个人敢动你一条毛发 了。」

「承继人?」我的冷汗直流到屁股。

「嘻嘻,小鸡不用害怕,小姐不是要对你逼婚,只是在这一个场合以颁奖嘉 宾的身份出现,谁也觉得你是未来驸马爷吧?」

「但玛利亚,我…」

「都说不用担心,我家小姐只不过是想保护你,别看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其实她也十分心痛你给别人欺负,但因为面子问题不好站出来说些什么,所以只 有这样安排。」

「我明白女王的好意…」我深深感激颜月舞对自己的关怀,也发誓永远忠心 於她,不会跟其他女生连续做三次以上。

「那么以后没人敢再欺负你,修理小鸡的工作,便只有落在我的身上了。」

玛利亚以柔若无骨的手摸在脸颊上笑道,我想说你就是十大杀手的头目啊。

我当然没有资格做女王的夫婿,但可以再不用捱打对我来说仍是十分吸引, 加上本来就没法子拒绝女王的情况下,最终还是成为了颁奖嘉宾.

一个连电脑游戏也不会打的小鸡颁奖给一个程式设计得奖者,情况就如连脚 踏车不会踩的总理夫人颁奖给运动冠军一样可笑,也像期待一个出名以没有下面 为荣的作者写出令人勃起的文章一样可悲。

「谢谢你小鸡,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做到!」

次日林茵莉听到我居然负责颁奖给她的目标人物,高兴得几乎要抱着我来亲, 我只想说这一切只是这个世界的上帝最近要追看八点半档的连续剧,没空想太多 情节而已。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颁奖典礼当日,这是我第二次见到颜月舞的父亲,说来 这段日子我经常在颜家出入也总碰不上他,玛利亚笑说你带男孩子回家上床,会 挑父亲在家的时候吗?

我回答女仆,我一定不会带男孩子回家上床。

「小子,很久不见了,还没被打死啊?」颜月舞的父亲看到我十分高兴,一 贯的用力打我肩膀,我递上母亲叮嘱带来的鸡汤:「世伯,您好,承蒙您的招待, 这是家母叫我带来的。」

「哈哈,还有手信吗?是鸡汤!太好了,听小舞说你家的汤味道很好,今天 总算能试到了。」颜世伯笑得十分豪迈,身为大集团主席的他有什么珍馐百味没 有嚐过,但还是即场打开汤盖,在众人面前喝了一口:「味道果然好,替我向你 母亲道谢,找天去你家打牌。」

颜世伯您的意思是去我家打麻将?只怕吃一口,就足够买起我家整间鸡店, 兼要我那瘦瘦的老爸和胖胖的老妈给你玩那每个有钱人都爱玩的变态性游戏了。
联系广告